订阅高工机器人官方微信

【市场】突破亿元营收大关 华成工控的坚持和改变

2018-06-13 09:02 高工机器人网 阅读:6633
分享到:

摘要2017年年初的时候,汤勇说华成工控的年销售额要接近一亿,他做到了,并且远超预期,达到1.18个亿(含税)。

关于恶意转载本网原创文章,故意删除高工机器人字眼的严正声明

  【文/廖文清】2017年年初的时候,汤勇说华成工控的年销售额要接近一亿,他做到了,并且远超预期,达到1.18个亿(含税)。

  “华成工控去年人均产值是200多万,人均利润是50多万。”汤勇说。2016年、2017年、2018年,三次采访他的过程中,他的那些本质的想法都没有变过:成本优先、客户至上、反对“唯技术论”。

  但坚持和改变就像硬币的AB面一样,对于“草根创业者”的他来说,走规规矩矩的道路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为他深知,不改变就会被踩在脚底下。“我们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就是要改变原先的东西。”这是他的原话。

  ■价格下降很快

  “哎呀!今年稍微忙了一点。”这是见到汤勇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我们的订单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了30%”他随后说出了忙背后的原因。

  销量上去之后,价格也下降得很快,华成工控以前一轴的系统卖1500,现在一轴的驱控一体卖2500,相当于驱动加电机及连线只要1000块钱一个轴。

  在汤勇的理念里,价格是一个不可避开的话题,这跟他早期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汤勇入行注塑行业的时候,国内还做不了伺服机械手,三轴、五轴的注塑机械手只能买日本台湾的,那时候三轴桁架机械手卖10万,五轴卖16万,而16万在当时可以买一辆中档的家庭轿车。汤勇怎么也想不明白,就这样一台五轴桁架机械手,完成一个动作,为何值16万?

  他当时就想:如果五轴桁架机械手不降到3万、4万,这个行业怎么能起量,谁买得起?这也是他后来提出成本优先理念,希望将控制系统的成本降到最低的原因。

  驱控一体为什么能降得这么快?一方面是量大了之后,整个产业链的成本都在降低,另一方面,驱控一体是将控制、驱动、电机集成到一起,只要赚其中一个部分的钱就可以了。

  事实上,去年,华成工控驱控一体的出货量是10000多台,但是主要是一轴、两轴等低端产品,而从今年开始,四轴到六轴的产品量都大量在增加。

  ■草根心声

  他不喜欢以企业家自称,而更希望自己是一群普通工程师的老班长,认为能解决客户的实际困难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拼”几乎成为所有草根创业者的标签,华成工控也不例外,为了交货,员工加班是常事。“我们的生产人员和技术研发人员,周末都没有休息。”汤勇说。

  对于核心零部件企业来说,研发投入是必不可少的。2017年,华成工控投入800万用于研发,并不断完善团队。“以前我们弱电部分做的很好,硬件上还缺乏强电部分,但是做驱控一体需要兼顾强电和弱电。近期,曾任职艾默生的一位工程师的加入正好改善了华成工控在这一块的劣势。”

  在运动控制总线的趋势下,华成工控也推出了新的总线产品,汤勇说:“我们跟松下建立了合作关系,开发RTEX总线产品;另外,我们自己做了EtherCAT总线的产品,并且两种总线可以实现兼容,目前总线产品已经在市场上应用了。”

  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唯技术论”嗤之以鼻,认为如果一味追求所谓的高精度和各项性能指标都超出国外无疑是把国产机器人往“坑”里带,因为在搬运、码垛这些应用场景中,精度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人手怎么能有机器人的精度高,手是会抖的,机器人是走轨迹精度的,机器人的精度比手高一百倍不止,而且机器人是可以360度旋转的。”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很激动,“归根结底还是应用的问题,技术只是实现的手段。”

  ■“公司盈不盈利跟卖价没有直接关系”

  去年,伯朗特推出28500元一台的机器人,一时间质疑声四起,伯朗特掌舵者尹荣造也被称为“疯子”,汤勇可能是少数可以理解尹荣造的人。“我们就是想要告诉大家2万多的机器人可以用,机器人只是一个机器而已,并不是所谓的高大上的东西。”

  面对非议,他选择不听。“我不管那么多,他能配合我完成我的心愿,我可以帮助他实现他的价值,我们就想着余生只做好这件事情就好了。”汤勇说,“伯朗特今年应该可以出5000台机器人,现在就是减速器和加工件跟不上,但是慢慢这些问题都会解决的。”

  他算了一笔账:伯朗特今年出货5000台,华成工控就有3000台控制系统的出货量,卡诺普2000台,明年如果达到30000台,华成工控就有15000台的出货量,其它的系统卖个50000台,一年就有60000—70000台的量,这个量在市场上就是很大的了。

  在惺惺相惜的背后,大概都有一些“草根创业者”的固执:“所有人都说你不能做,如果你真的不做,那么什么东西都是别人的,你做了才有机会,而伯朗特给了我们市场验证的机会。”

  如何盈利?汤勇说:“明年伯朗特如果出30000台机器人,我能给他提供15000套驱控一体设备,就能将六轴驱控一体降到4000块一台,6个电机2500,加起来一共是6500。再加上减速机,将成本控制在2万以内是没有问题。”他认为量上去之后,减速器价格下降是必然的趋势。

  那么市场真有这么大吗?他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注塑桁架机械手平均一年用量是15万台,如果机器人能替代10万台,这个市场也是很巨大的。他认为,在2018年最新送彩白菜网制造业中,像注塑行业这样同规模的行业至少有10个,如果每个行业都能用10万台机器人,就有100万台的需求量,并且有些行业可能连桁架机械手都还没有用到。

  “尹荣造说他要做20万台机器人,所有人都说他疯了,说全球都没有20万台,那是因为大家将机器人当成了高大上的东西,以前是固化地用在汽车行业,现在慢慢地每个行业都面临着用人难的问题。”汤勇表示。

  他见过制造企业的困窘,因此更加深信不疑。“许多业内人士去过孟加拉、泰国、越南等地,亲眼看见从虎门、厚街、长安这些地方的企业搬到那边去的痛苦,他们痛苦的地方一是饮食习惯不方便,第二,那边的工人不听话,组织纪律性非常差,相对效率也较低。”

  而目前伯朗特的发展态势也令他看好:“伯朗特的机器人现在已经卖期货了,采购订单都是最低要求采购100台以上,而且500台以上的都拿不到机器,要尹总签字才行。”

  “你如果晚上去参观伯朗特的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旁边都是停满了车,有时发货要发到晚上2点。大多数人都是想而没有行动,公司盈不盈利其实跟卖价没有直接关系。”汤勇最后补充到。


热门文章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欢迎投稿

联系人:郑先生

Email:ly.zheng#gaogong123.com
发送邮件时用@替换#

电 话:0755-26981898-843